也不是一时冲动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9-09-07 07:04    次浏览   >

胡增周的性

你的导师是谁?胡增周惊讶地问道。

夏想也看出了胡增周的遗憾,他一是认为自己被人利用了,前途堪忧,二是为燕市没有机会进行产业结构调整而无奈,就一脸轻松的笑容说道:多谢胡市长的关心,其实我提笔撰文反驳程曦学,也不是一时冲动,更不是被人利用,而是要为产业结构调整正名。

上层有人对产业结构调整不满,以燕省的保守,必然会立刻停止产业结构调整的步伐,甚至还有可能会解散领导小组,就算不解散,非常完美,也基本上会闲置。

胡增周一脸凝重,半晌没有说话。

夏想就将他到京城拜邹儒为师的事情一说,也没隐瞒在外经贸部程曦学现身的一幕,以及易向师的立场,最后他迟疑一下,还是将何副总理意外躲在幕后看戏的情形也说了出来。

他再看向夏想时,目光中就充满了惋惜。

邹儒。

再说我也是为了和我的导师一呼一应,以强有力的声音反击程曦学的言论。